基佬A

好累。因为一些原因不想继续爱了。/曾经是一个想通过评论support大家的(断句)认同出久的人

我好累,不想继续爱的原因

一个是我自己也有抑郁症吧。。另一个是。。。我本身是家暴(父母对子女)受害者,对目前原著对轰爸的展开感到无所适从。已经好几話没有办法继续看了。可能这就是缘分尽了。
以前以为出久是一个我可以模仿的人,将他的优点和价值观逐条分析才发现不是。我和他不一样。不如说,我有不赞同他的地方,在生存方式上,我无法想象自己以一个弱者之身在强者互相竞争践踏的情况下有力量生活下去(一方面因为我的抑郁症),而其实“弱者之身”一开始就是一个假象,一个作者刻意造成的误读——因为出久其实很强,他能够做到否定世界对他的否定,这是多么强大的内心,他做到了很多人无法做到的事,在他还那么小的时候就开始。我做不到。这和我的人生不一样。我以前想要从出久的故事里获得一些力量,但是我一点一点体会到,我们就是不一样的人。

话说到这里已经没有什么话了。关于曾经试图通过评论来支持胜出作者这个事情。。我尽力了。在我爱得轰轰烈烈的时候,我尽力将我的爱哺给创作者们。我现在也不知道这是否必要。实际上,我这样做是因为其他圈的一个作者,坚持着更新文章,很认真的跟大家说她需要评论,我才认真考虑评论对于创作者的重要性。于是,我开始绞尽脑汁(不夸张)用自己的语言,独一无二的,表达一种新鲜的,属于我的感受,给我想要表达的作者。简直就是创作。当然,不是什么系统的,精心的创作,但是是我的努力。
我也不知道有没有意义。有一些人来表扬我,有一些作者当时就说他们有多开心,我想这就够了
爱过,没啥后悔的

是这样的,我觉得你轰出甜起来感觉就像是浓厚,厚重的蜜糖像湖里的波浪一样轻柔地把我淋上,包围,慢慢泛起两三个蜜糖的涟漪
太甜了忍不住吐槽(是赞叹的意味)
我黄绿文学(回味至今吃过的黄绿文学,露出了复杂苦涩甜蜜又幸福的笑容)

大家为自己的文字可以花一下午的时间,而我一拿起笔脑子里就一片空白。脑洞倒是有很多,一告诉自己要正经写就什么都忘了。

lofter沙币,我以前关注的太太的更新居然在首页没有看到。。。希望太太们没有以为我忘了他们,没有,每一个人认真产出的我都在心里记得,明儿把关注列表翻一遍吧。

young and beautiful

他的身上满是伤痕
爱人亲吻的纹路如同天空裂开的景象,宇宙的深色和云的白色仿佛被撕裂后混在一起,这里像一道下弦月,那里仿佛一根狗尾巴草——“小胜,好痒啊” 爱人在被窝里如此笑道,嘴中喷出的气染潮了被套

绿谷将one for all传给学生的下一天。
他坐在沙发上休息。爆豪从突发任务回来。
“你回来了😁”“啊,我回来了。”
洗完澡之后,光着上身出浴室的爆豪发现绿谷正准备出门。他倚在墙上看着绿头发的英雄。头发上还在滴水。
“等你回来了,一起去allmight 那里吧。”
“我知道了,小胜。”
绿谷穿好鞋“那回来再见。”
“啊。”

早已知道的答案/第一次问的问题
“呐,小胜,我们什么时候结婚?”
他干瘪的手上,另一只干瘪的手缓缓握住了他的手。

嗜辣如命的我这两天吃辣过多菊花辣得睡不着( ▔, ▔ ) 自作孽哈哈哈哈 干脆把脑洞肝一肝吧。搏一搏,单车变摩托!

看完了对家。。嗯。。虽然很好吃,但我果然是胜出eat eat😞

大家好我爬去吃对家粮了()没有爬坑,是一个偷腥的举动,一个出墙的尝试,最终可能会化为劈叉或者说脚踩两条船(坑)状态

看到太太们那么喜欢爆豪,我仿佛是唯一一个萌胜出的人当中的久厨(小久no.1的意味)(此处有意夸张)

给你的信

给可能不会看到的当事人
你的行为中有几个不合理信念:一,不能忍受别人和你不一样的价值观;二,必须要强迫他人接受自己的价值观;三;如果别人不接受还要讨伐之甚至是驱逐之。由此可见,你成长的环境也是这样,只有一种声音。不允许有第二种声音出现。但是其实你到了社会上就会发现,不同的声音太多了。只要不是违法乱纪,大家都会发出自己的声音,每个都不一样,很多还互相冲突,你可能需要学习和他人不同的声音相处的方法。
以及,你觉得抹布是对角色的恶意,可是在听到当事人解释不是恶意之后,你为什么不相信她呢?是你对她的厌恶阻碍了这一点吗?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说,她产了那么多粮,我觉得足以证明她对这个cp的爱了。这么多粮,那么多心血和时间,是爱的证明,实在无法证明这是她对角色有恶意。
你对于其他人的不同意见无法忍受这件事总有一天会反噬自身。你会发现你对于伴侣的不同意见也无法忍受。。。不用急着反驳我,你的标准如此强烈,它不会因为是伴侣,是父母,是你的子女就消失的。
一开始我真的很想骂你。但是我现在只想衷心祝愿你的幸福。只有你幸福了,因为你的习惯而受苦的人才会消失,你自己也不会痛苦。祝你幸福。